多利益相关者治理体系是主动创新的催化剂,但是它也同时顺从法律制度。

来源:碳链价值

作者:Shin’ichirio Matsuo  致力于学术研究的教授,乔治城大学B-TED研究所的所长,BSafe.network(一个被31所大学使用的全球区块链研究性网络)创始人之一

前言

2015年以来,以纽约州为例,比特币成为了监管者的烦恼。关于加密货币的监管制度在许多地方被讨论,如金融稳定理事会(FSB)和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但是,脸书的Libra加密货币改变了整个领域的形势,许多关于现有的监管制度的争论正在来袭。具体一点来说,这些争论将会关于这些公司对于网络技术的投入大于对技术体系的投入。尽管如此,自从有了加密资产和区块链技术,监管者就被视为敌人。虽然大部分政府都努力寻求关于区块链技术的创新金融监管方法,但也无济于事。

主要的问题在于,我们在这个体系当中没有办法实现股东之间的恰当交流。监管者无法与开发技术的工程师们交流,工程师们有时候也不愿意与监管者交流。商业主体常常希望用一些新的、并不成熟的技术来躲避监管。百姓需要这些商业主体更加的透明化,可是现如今并没有一个具体的标杆来确保企业的透明化。总的来说,监管者并不希望抑制创新,工程师们也不希望犯法。其实说到头来,两者是志同道合的。但是,为了提高整个行业的发展效率,解决这个沟通问题迫在眉睫。很幸运的事,这个问题在渐渐被解决。

正文

G20峰会上历史性的会谈

今年的6月8日和6月9日,G20成员国的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在日本福冈会面。此次会面使得20个国家的政府有机会坐在一起讨论重要的经济问题。金融稳定理事会(FSB),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和国际证监会组织(IOSCO)所制定的规章政策都是以 G20 为指导的。在G20财政分部上,FSB发表了一篇见解深刻的文章《分散金融技术:关于财政稳定,监管制度与政府干涉》。这篇文章重点强调了多方利益相关的重要性,提出了法律法律规并不是创造一个健康体系的全部。文章得出的结论是:所有的相关者做出的贡献,包括工程师的贡献,都是必不可少的。

6月8日,G20召开了“未来数字时代的金融创新” 高级论坛,主要为了讨论多利益相关的监管治理方法。这确实是各个重要人物交谈的起点。参会人有:FSB的副主席Klas Knott,IIF的执行董事Adam Black,著名的密码学者Shin’ichirio Matsuo(也就是我本人,从中立的角度代表学术界的观点)和被誉为“网络武士”的Jun Murai。

Knott首先介绍了FSB报告中的主要观点,包括监管者的看法和监管目标。Karr接着分享了许多非集权金融的潜在应用,包括金融包容性。Black解释了区块链技术如何能成为帮助达成监管目标的工具,“我谈论了关于多方利益相关者体系如何促进自发进行的金融活动的健康发展。我们都赞成多方利益相关者体系是建立非集权金融体系的必需品。”

此次G20论坛后,以下这句话被载入G20公报:

我们赞同FSB发表的报告中的内容。我们认识到了非集权金融技术和它们可能带来的财政不稳定性;也认识到了制度与管理,监管者如何可以增进相关人员之间的交流。

多利益相关者治理的意义

总的来说,政府曾经有权力控制一切。但是互联网,这个全球化的交流空间,挑战了这个说法。在这里“全球”是有异于“国际”的,因为它脱离了国家的范畴。互联网是多利益相关者治理最成功的例子之一。以互联网为例,政府曾经尝试成为其唯一的管理者,可是这种尝试失败了。之后政府成为互联网治理论坛(IGF)和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的成员之一。

多利益相关者治理体系是主动创新的催化剂,但是它也同时顺从法律制度。一个很类似的情况将发生在金融界,这就是为什么FSB和G20正在努力的促进多方沟通,虽然多个利益相关者的参与可能意味着自己的管理权力的降低。在这个情景中,利益相关者包括开发商,监管者,商业主体,消费者,和学者。所有的人都在尝试解决金融行业中混乱的的监管制度。我觉得,一个好的开端就是达成一个共同的监管目标:维护财政稳定性,保护消费者的利益,和防止犯罪。对于这些目标来说,多利益相关者治理体系会比政府监管体系带来更“健康”的管理。

学术界引领对话

不幸的是,在现阶段利益相关者之间的交流并不多。我们需要更多基于共识和基于学术正确的证据的交流。然而好消息就是现在已经有许多现存机构正在推进利益相关者之间的交流。成立于2015年的Scaling Bitcoin Workshop是一个由学术界组织的关于科技的论坛。相似的,现如今的监管者也会与学者和经济学家交流自己的工作。

我认为学术界可以作为连接各个利益相关者的基石。一些被称为BSafe.network的大学(现有来自14个国家的31所大学)开启了一个新的论坛,意在组织利益相关者之间的交流。在G20峰会之后,Bsafe.network与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合作开启了一个“G20遇上G-20”的研讨会。这是一系利益相关者列研讨会的第一个研讨会。一个类似的研讨会“Decentralized Financial Architecture Workshop” 将会在2019年与Scaling Bitcoin联合主办。我们希望可以看见监管者与比特币工程师之间的深度交流。

观察了关于脸书Libra计划的争论之后,我觉得我们需要更加温和的、以学术理论为基础的交流来让创新变得更加“健康”。事实上,Libra协会并不能解释他们的体系是怎么达到监管要求的。在监管目标和体系上达成共识是开始利益相关者之间交流的第一步。将多利益相关者治理体系运用于此,会是一个很好的测试。比起互联网来说,在金融方面建立起多利益相关者之间的交流可能更加的困难。可能需要多过一年的时间。但是我相信,这个由G20峰会带来的历史性的信息会开启一段健康的区块链体系。